您的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深讀

搜索 網站地圖 設置首頁

壞了“規矩”,這些官員跌倒在自己的“江湖”

2016-01-04 10:06 來源: 政知圈
調整字體

  撰文 | 桂田田

  “這是規矩,懂嗎?”

  看了《老炮兒》的觀眾,對電影里六爺的這句臺詞應該不會陌生。“長幼尊卑”也好,“言出必行”也罷,都是這個外表粗礪的“老江湖”骨子里恪守的東西。

  如果我們把目光放到官場,有些“規矩”也是不言自明的,簡言之,就是遵守黨章、黨的紀律和國家法律。

  不過,這些年壞了“規矩”的官員可不在少數。

  在十八屆中央紀委五次全會上,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就直言,從周永康、薄熙來、徐才厚、令計劃、蘇榮等案件看,有的政治野心膨脹,為了一己私利或者小團體的利益,背著黨組織搞政治陰謀活動;有的領導干部把自己凌駕于組織之上,老子天下第一,把黨派他去主政的地方當成了自己的“獨立王國”,用干部、作決策不按規定向中央報告,搞小山頭、小團伙、小圈子。

  政知道(微信ID:upolitics)其實很難想象,沒有了規矩的官場會是怎樣。而現實中,確有一些官員跌倒在自己苦心經營的“江湖”里。

  選人用人不再“選賢舉能”

  以“在不在一個圈子”為標準

  這兩天,政知道(微信ID:upolitics)注意到了這么一個事兒:

  福建龍巖連城原縣委書記、縣人大常委會主任、縣政協主席和縣財政、交通、公安等部門主要負責人因腐敗問題相繼落馬,涉案人員16人,涉案金額3000余萬元。

  通過一些報道細節,政知君才發現,這并不是一起普通的窩案。

  由于多部門“一把手”涉案、拉幫結派、相互包庇,利用手中權力大肆牟利是成了連城塌方式腐敗的主要特點。

  這其中,該縣公安系統是“重災區”。當地多名民警指出,公安局原政委林負功和原副局長鄧梅花、羅傳炎以及一些派出所長“結盟”,跟他走得近的民警在提拔、工作安排等方面能得到特殊照顧,不聽話的、不在一個圈子的民警受到冷落,甚至被穿“小鞋”。

  事實上,針對選人用人的問題,《黨政領導干部選拔任用工作條例》早已劃出了“紅線”,“不準采取不正當手段為本人或者他人謀取職位”、“不準在干部選拔任用工作中封官許愿,任人唯親,營私舞弊”等規定也印發到了每個干部的手中。

談資 | 壞了“規矩”,這些官員跌倒在自己的“江湖”

  只不過,這些“規矩”在連城縣并沒有奏效。

  相反,林負功還和一些因盜竊、賭博、打架斗毆、搶奪等受過處罰的違法犯罪人員勾結在一起。報道顯示,有些社會上的不良人員在他的幫助下,還競選上了村主任、縣人大代表。

  看到這兒,您是不是和政知道(微信ID:upolitics)一樣,聯想到了2012年末發生在湖南衡陽的人大代表賄選事件?這起影響重大的破壞選舉案,除了揭示出選人用人環節的弊病之外,還折射出當地官商交往背后的復雜圖景。

  官商交往“公私不分”

  “打通關節”幫關系企業拿實際好處

  事后,一位當地的企業家在總結衡陽官場的“病態”時給出了這樣的評價:“在衡陽,只要你傍上了大官,事就好辦;只要你肯花錢,為你辦事的官就好找。以前在衡陽投資辦企業、開礦山,如果不跟當地的大小官員搞好關系,吃拿卡要的麻煩就會不斷。”

  這也導致一些原本有意愿到衡陽投資的外地客商,懼于當地官場腐敗的名聲和不良政務環境,而把企業改到了長沙、湘潭等地。

  在官商交往的尺度問題上,雖沒有明文規定,但有些道理大家都懂。

  2013年全國“兩會”期間,習近平在參加全國人大江蘇代表團審議時強調:“面對紛繁的物質利益,要做到君子之交淡如水,‘官’‘商’交往要有道,相敬如賓,而不要勾肩搭背、不分彼此,要劃出公私分明的界限。”中央巡視組也曾在情況反饋時給部分地區的官員敲了敲警鐘——“一些領導干部和商人交往過密”。

談資 | 壞了“規矩”,這些官員跌倒在自己的“江湖”

  賀維林

  2013年已從江西萍鄉市政協主席位置退下的賀維林雖級別不高,但卻深耕萍鄉官場42年,在當地實力雄厚,以至于被稱為官場“教父”。

  政知道(微信ID:upolitics)注意到,檢方指控的賀維林受賄事實中,就包括關照房地產公司老總、利用政協主席的便利對房產公司老板在開發項目上予以關照,以此折抵自己20萬元借款等等。

談資 | 壞了“規矩”,這些官員跌倒在自己的“江湖”

  季建業

  再如,原江蘇省南京市市長季建業的判決書披露后,他的多名企業家“朋友”也同時浮出水面。季建業本人或通過其妻子、女兒、兄弟,就曾先后9次收受江蘇吳中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朱天曉行賄的錢物共計241萬余元。

  除了結交商人這個途徑,另外一些官員干脆冒著“違規經商”的風險,親自上陣。

談資 | 壞了“規矩”,這些官員跌倒在自己的“江湖”

  武長順

  升任天津市政協副主席不久即“落馬”的武長順,在天津政法系統工作40余年,加之豪爽的個性,許多民警在私下議論時稱呼武長順為“武爺”。

  雖身在官場,但“武爺”的商界企圖心并不小。媒體調查顯示,從上世紀90年代中期起,武長順已開始利用職權為家族牟利布局,通過頻繁的股權變更轉換等方式,打造了一個布及公安交管領域各個環節的商業帝國。

  熱衷老鄉會、校友會

  觥籌交錯間“拉拉關系”

  《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》印發后,官員可否參加“老鄉會”引發一陣熱議。

  對于這個問題,中央紀委法規室主任馬森述表示,黨員包括領導干部在正常范圍內的老鄉、校友、戰友聚會并不違反黨的紀律,三五個朋友、校友、老鄉聚一聚,很正常。

  不過,違反規定組織參加自發成立的老鄉會、校友會、戰友會等是有可能構成處分的,更別提借聯誼會之名編織“關系網”、“結盟”搞團團伙伙了。

  十八屆中央紀委五次全會上,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就曾表示:

  “有些干部聚在一起,搞個同鄉會、同學會,一段時間聚一下,黃埔一期二期三期的這么論,看著好像漫無目的,其實醉翁之意不在酒,是要結交情誼,將來好相互提攜、互通款曲,這就不符合規矩了。這種聚會最好不要搞,這種飯最好不要吃。”

  但是,在政知道(微信ID:upolitics)的觀察之中,近些年接受組織調查的官員里面還真有不少熱衷于此類聚會的。

  比如,頗具神秘色彩的“西山會”。

  公開報道顯示,這個由十二屆全國政協原副主席、中央統戰部原部長令計劃成立的老鄉會,廣納同鄉高官和富商,包括原鐵道部部長劉志軍、女富豪丁書苗、國家發改委前副主任劉鐵男等人都是這個老鄉圈子里的關鍵角色。

  而仕途起步于黑龍江的四川省委原副書記李春城,主政成都后,身邊也圍繞著不少來自東北的商人。由于他們在當地土地市場的表現十分活躍,“哈爾濱幫”的名聲逐漸為人所知。“哈爾濱幫”在成都獲得多個土地的一級開發項目,李春城在成都取得“政績”的背后總會出現親朋幫、“哈爾濱幫”攻城略地的案例。

  政知道(微信ID:upolitics)注意到,《中國紀檢監察報》近日刊文指出,“嚴禁違規參加老鄉會、校友會、戰友會的規定,重在保護黨員干部”。乍聽起來,有些朋友可能不大理解,不過,對于“身在江湖”的官員而言,這飯局背后的水到底有多深,想必心里都有個答案。

  資料來源 | 新華社、中央紀委監察部網、中國紀檢監察報、中國經濟周刊、新京報、南方網、人民網、央視網、財新網

  責編:朱曦東

掃二維碼上移動長江網
分享到: 0

文娛社會

財經健康

旅游青春

久久女婷五月综合色啪_亚洲综合色在线视频_ _色综合亚洲色综合吹潮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